© 張 細撈
Powered by LOFTER

大家儿童节快乐。


我叫小明,是一位正常的精神病患者。


呐,就是这位带着马头面具的男性,而右边的则是我唯一的朋友阿娇,他同样也是一位正常的精神病患者。



我们打算在儿童节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,那就是去吃开心乐园餐。但是在吃开心乐园餐之前,我们必须逃出精神病院。



为此我们准(tou)备(lai)了两把强韧的雨伞。



然后轻松地逃离了精神病院。




离开窗口的瞬间我忽然隐约意识到这个计划有个巨大的缺陷。


我苦思冥想了很久,直到在M记门口时才发现这个缺陷是我们身上并没有钱。



幸运的是我们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。幸运女神告诉我们,有一个人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计划。


随后通过幸运女神的指引,我们找到了某邪教的教主程X山先生并将我们的惊天阴谋告诉了他,当然,保留了最重要的“除了买开心乐园餐之外我们打算再买一盒麦乐鸡”这个核心秘密,毕竟不能完全信任陌生人。


程X山先生对这个邪恶的计划表示了极大的兴趣,他向我们提供了极大的帮助-只要我们派完仓库里积压的六乘以十的八次方张传单,就向我们的计划注资十七元人民币,我们自然是喜不自胜地接受了帮助,走向了为某邪教派传单的不归路。


于是每天我们都积极地迎向路人,递出传单。



受到幸运女神眷顾的我们总是能遇到友善收下传单的路人。



所以很快我们就派完了所有的传单。



终于到了实现梦想的时刻。


但是。


我忽然想起了幸运女神临走前说的一个故事。


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养了一只马,他给它吃了开心乐园餐,然后它死了。以我高超的智力可以轻松地推断出马吃开心乐园餐就会死。


看来一切都是程X山的阴谋,我不能吃开心乐园餐。



既然不能吃开心乐园餐,我应该要去吃些别的补充体力。




但让我做梦都想不到的是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种满了假草的足球场。




在这里我们奔跑过。



跳跃过。



对射过。



玩得非常开心。


最后一身大汗的我们从饭堂补充了生命之源。



又排放了生命之源的废渣。



然后愤怒地发现厕所没有水。



善良的路人借了自己的交通工具给我们使用。



再无梦想的我们来到了一个叫公共教学楼的地方。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异常的熟悉。



但很快我发现这一切都只是梦。



每个人都自以为特别地带着自己的梦想离开童年,然后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

----------


想说的有很多很多但是最后都删掉了,其实这些照片都是我的内心世界,荒诞扭曲但是快乐,所以我敢说我的童年一直都在。


这是我第一组带有强烈个人色彩和自认为有灵魂的照片,过程非常艰难,因为天气和拍摄周期的原因画面效果也不算太理想,但是总算是完成了一个愿望。


非常非常感谢在拍摄计划中帮助过我的每一个人。无以为报唯有初号加粗。


如果大家真的想回味一下童年的感觉,不妨试试对身边的同性朋友念出下面这条咒语:


不如我们从头来过。


策划/编剧/摄影/后期/文案  张细捞

道具 黄笛/李卓樾

出镜 biubiu/coco


 
评论
热度 ( 11 )
TOP